牵手国资背后,再看苏宁的零售产业边界

2021-06-05

苏宁.jpg



如今苏宁易购的价值标签不仅在TO C,更在TO B。既做新零售业态的践行者,也更是产业基建人。


作者|皮爷

出品|产业家


苏宁易购再次站在风口上。


6月2日晚,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苏宁电器集团与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有限合伙)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5.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份转让给新零售基金。据公告,本次交易的转让价款总额为3,182,400,000元。


关于新零售基金的一个注释是:5月6日,江苏省与南京市国资、苏宁、社会资本共同出资组建总规模为200亿元的产业基金,其主要应用于对苏宁资产和业务的投资。


不难看出,对苏宁易购而言,这是一次面向市场、国资的股权优化,从广义层面来看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激发苏宁易购自身的市场活力,同时也更有利于公司本身的业务疏导。


但在联动的动作背后,更应该被明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苏宁易购?


即新零售基金启动的价值除了彰显苏宁易购本身对于发展零售的决心之外,更大的锚定点恰在构建当下社会的新零售企业标杆。显然,苏宁易购恰是主角人选。


在产业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当下,有无数的企业正在“露出水面”,它们依托固有的产业优势,将其转化为产业升级的动力,“厚积薄发”。


从这个角度看,苏宁易购正在被重估。


一、互相选择的背后


国资、企业合作已有成熟案例。


2019年蔚来亏损高达112亿元,资金链几近断裂。公司创始人李斌四处融资,但肯援手者寥寥;2020年4月,合肥建投联手三级国资平台70亿元“接盘”,加码蔚来,最终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


截至当下,合肥已经构建起包括整车、关键零部件、应用、配套等环节的新能源汽车完整产业链,一众包括蔚来、江淮、国轩高科、华霆动力、巨一电机等上百家汽车上下游企业都在其成熟版图之中。


除了这种偏“战投”式的案例,和苏宁易购这次股份转让更为相似的国资、企业合作模型亦有很多,如北大医药之前就确定由珠海华发集团有限公司(代表珠海国资)、中国平安(02318)、深圳市特发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国资控股)组成的联合体作为其重整投资者等。


总体来看,国资入股企业,可以充分利用国资的优势,民营企业可以借此获得更大的业务落地能力以及享受多项利好政策。


其实,早在之前的2月份,苏宁就曾宣布过引入国有战略投资,具体信息是深圳国资通过深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持有苏宁易购23%股份。


如果结合苏宁易购本次新零售基金的启动,则是不难看出,在连续的股权结构优化的背后,苏宁易购在业务侧更可以接收到这种新的国资引入带来的新“增量”。


以2月份引入深圳国资为例,据了解,深圳国资的主业是物流、收费公路,综合物流等建设,而苏宁易购也恰可以与之合作,加速自身物流基地的建设。


同样,此次新零售基金的启动,也恰代表着苏宁易购可以在更多地区得到来自国资方的产业支持和管理放权,进一步落地自身的零售云、云网万店等业务。


对地方经济模型而言,苏宁易购同时是巨大的增量。一方面,相较于其它产业,零售更具备普惠性和民生属性,其更等同于城市经济的脉络,可以全方位加持地方经济模型,构建出新的零售产业线下样板间;另一方面,苏宁易购本身的巨大投资价值也更可以给地方产业基金带来长期的价值收益。


这是一个互相成就的双赢局面。


二、为什么是苏宁?


为什么是苏宁易购?或者更具体的问题是,在市场都看好的零售侧,苏宁易购到底成色如何?


先来看一个数据,2020年,苏宁易购再次位列《财富》全球500强,并且在2020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中,苏宁易购以2968.15亿元的品牌价值稳居零售业第一位。


同样的,在日前,苏宁易购发布了一季度财报,根据财报数字显示,苏宁易购2021年一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净额4.6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56亿元,延续2020年第四季度向好趋势。


就当下而言,苏宁易购是国内零售企业一个特殊的标杆。


和其它电商平台不同的是,苏宁易购既有线上业务,更有庞大的线下资产,是一家具备“线上+线下全场景”的零售企业。


分开来看,在线下,苏宁易购有苏宁广场、苏宁百货、家乐福、苏宁零售云、苏宁极物等各类门店。此外,截至去年年底,苏宁易购已在48个城市投入运营67个物流基地,具备庞大且密集的物流零售网络。


在线上,云网万店已经被确定为独立发展战略,作为智慧零售的上层表征,其包括零售云、苏宁小店、苏宁拼购、苏宁有货、B2B和海外购等业务单元,分别面向不同的人群和渠道。“三条路”并行,通过自营、开放和跨平台运营的方式不断深化用户触点。


在苏宁易购的整个零售体系内,你能看到金融、供应商服务等多项零售产业服务,更能看到线上线下连接的零售新业态,如果再向底层延伸,还能看到开放供应云、用户云、物流云、金融云、营销云等诸多数字科技底层。


客观来说,聚焦苏宁易购,体现出来的是整个中国零售的发展模型,这种模型不仅基于线上、线下,更在于全端服务和连接。


在零售行业飞速发展和被改造的如今,苏宁易购已然是这个产业的绝对风向标。实际上,这也恰是诸多国资入股苏宁易购的本质原因所在。


或者在回答最开始那个问题之前,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苏宁易购身上的被定义的“国民价值”与“产业价值”。而苏宁易购的这种零售产业价值在推动行业向前、民生就业的大背景下,也更是国资等诸多投资机构想要锚定的价值企业。


一个值得一提的小细节是,作为苏宁易购核心业务的云网万店和零售云业务,其也分别于去年11月和今年4月完成A轮融资。


三、零售的下一步


零售的下一步是什么?或者说谁来引领零售下一个浪潮?


2020年9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提出的信号是,推动新型消费扩容提质、创新无接触消费模式以及探索智慧超市等新零售发展。


科技、数字化已经成为零售市场的主要声音。


从大的环境来看,在当下产业互联网阶段,新的时代命题已然从“数字化”向“产业数字化”转移,即基于固有产业之中的企业的价值正在被迅速释放。


就零售赛道而言,如今电商平台更多承担的是履约角色,即其尽管具备物流、金融、科技能力,但本身线下线上的联动体系并不完善。


而反观,更可以视为,苏宁是零售行业的“原住民”。即当下或者未来的零售业态考验的不仅是企业在上游供应链或者履约的能力,更考验的是对固有供应链、物流以及线下渠道的全端模型,大部分电商企业占据的仅仅是其中一环,而苏宁易购的业务体系则恰是一个“能够经受考验”的完整的零售整体模型。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你能预知到的未来是怎样的。”底下的一个高赞回答是,“未来,我想做到不仅可以足不出户地购买,也更可以有更便捷、人性化和智能的线下服务。让购物真正回归购物。”


实际上,在苏宁易购的业务布局上,能看到这种未来正在成型。即在线上线下的联动下,苏宁易购已经可以做到双端的全面联动,此外,结合自身强大的物流体系,到家、到店业务更是极大地满足着人们的即时需求。


此外,更大的想象力仍然在被释放。


2020年9月30日,苏宁易购首个直播门店“趣逛逛”在南京正式开业。可以看作,这是直播形态的线下化,即基于新的人货场形态,将直播转移至线下,给人们带来更大的购物观感。而这种模式一旦与苏宁易购物流等体系联结,也势必将释放出更大的势能。


此外,在2020年7月27日举行的苏宁易购818发布会上,苏宁易购集团副总裁顾伟在会上宣布了苏宁新十年的又一次战略进化:即苏宁将整体进一步升级为“零售服务商”,进入“场景零售服务十年”。


即苏宁易购自身的价值锚定点除了在固有的零售商角色之外,更转向对中小零售商的加持和服务。即如今其价值标签不仅在TOC,更在TO B。既做新零售业态的践行者,也更成为产业基建人。


同时,对苏宁易购而言,其可以打破过去作为零售商只依赖销售差价的单一盈利模式,而转向包含差价、加盟费、佣金、物流、金融与科技服务在内的多元化收入结构。


实际上,这也恰是苏宁易购基于这次新零售基金启动的更深层次认可。


在更迭的零售模型中,苏宁易购的价值正在被重估,估值的依据不仅来自交易本身,更来自其基于零售赛道的产业价值。


而本次“靴子”落地,也意味着来自国资层面的支持将会更大地加速促进苏宁易购新零售模型的落地,助力产业样板的成型。


《基业长青》一书中曾写道,一家长期主义的公司的关键问题不是“我们做得有多好”或“我们怎么样才能做得很好”,也不是“我们要有多好的表现才能应付竞争”。对这些公司而言,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明天怎样做得比今天更好?”


时刻发展,时刻自省,时刻进化。在这个距离人们最近的国民赛道上,苏宁易购值得期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