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互联网TO B开始「躺平」

2021-07-27

图片



在重新认识互联网的新底色之外,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经历疫情的洗礼和科技的助力,如今产业互联网已经进入“中时代”,一个以开放生态(PaaS、SDK等)为枝干,SaaS为点状的互联网社会数字化模型正在形成。


作者|皮爷

出品|产业家



垄断案例浮出水面,互联网正在被重新审视。


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互联网给社会生活带来的天翻地覆的改变,电商、金融、餐饮等每一面都在被互联网重塑,也因此产生一众具备国民属性的企业,阿里、腾讯、华为、美团等等。


时至今日,从流量的视角看,似乎互联网红利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行至终点,其于时代潮流中裹挟而来的优势定位在被重新解读。


事实确是如此吗?或者说互联网的主场仅是数字产业化?


并不然。如果说互联网上半场的势能在C端数字改造,因此催生出一众互联网主体企业,它们以数据为原生基因对固有社会基本面进行改造;那么如今互联网新的势能恰在B端,这里不是它的主场,但它的价值正在这种产业洪流中被重新发现和定义。


如今,这种价值正在愈发凸显。


钉钉是去年疫情期间频繁破圈的企业之一,而在最近的对外发声中,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被觉察。在之前接受秦朔采访时,钉钉掌门人不穷(花名,本名叶军)就曾表示,钉钉“正在集中精力干PaaS层”,而在很早之前,钉钉就向外界传递出了开放的信号。


在TO B领域,阿里一改之前风格,在产业端,它的身段正在变得柔软。


不仅钉钉,诸多互联网的核心B端产品,如腾讯、字节等对外的诸多动作也更在透露出一个新的信号:打磨PaaS,助力SaaS,开放生态。


在重新认识互联网的新底色之外,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经历疫情的洗礼和科技的助力,如今产业互联网已经进入“中时代”,一个以开放生态(PaaS、SDK等)为枝干,SaaS为点状的互联网社会数字化模型正在形成。


一、当互联网TO B开始“躺平”


互联网TO B业务似乎都在奉行一个新的关键词:躺平。


同样以钉钉为例,这个标签非常明显。甚至更具体来看,相较于阿里其他业务的战略聚焦,钉钉,这个阿里TO B的前哨,战略路线似乎与众不同。


以最近对外的发声为例,钉钉最近发布了一款智能会议室产品Rooms,以PaaS的方式开放钉钉的音视频能力,具体方案是面向硬件厂商提供基于软件层面的音视频解决方案。换言之,钉钉把阿里内部的音视频技术全部打通,如阿里云、达摩院、钉钉会议等能力聚合重构,“拿到台面”上面向一众视频会议硬件玩家开放。


而如果把时间线再往前移,这种痕迹早有体现。在今年阿里云峰会上,钉钉就曾基于“云钉一体”推出低代码广场钉钉搭,在宜搭的基础上,将宜搭、氚云、简道云等各种低代码及阿里开发能力“拧”在一起,向外部企业开放低代码开发能力。


“本来我们是坐在那里的,有些自己干,有些是生态干,现在我们索性躺下来了。”不穷曾表示。与这句话对应的是,云钉一体后的钉钉已经将诸多产品板块对外开放,其中包括如组织关系、IM、群、工作台、审批等诸多核心产品。


换言之,钉钉的平台策略从最开始的“半开放”,已经转变成了“被集成”。更多的独立开发者、SaaS企业,甚至软件公司,如金蝶、用友,都可以参与进钉钉的大流量内场。


躺平,更精确的定义是全面开放。在TO C的棋局中,棋子横竖进击之间需要分毫不让,以保证企业商业模型的成型,但在TO B的战场上,这种策略正在发生改变:求异,不如合同。


钉钉的路线选择仅是当下互联网TO B业务的一个缩影,但也是大势所趋。或许可以理解为,从“半开放”到“被集成”,从进击到躺平之间,互联网企业的处事哲学正在随业务环境的变化而发生微妙反转。


如果说,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巨头们的TO B业务中心是野蛮生长,那么如今基于SDK、PaaS等层面的开放“躺平”已经成为新的TO B圣经。


二、原生互联网向下,产业向上


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或者说如钉钉等企业为什么会选择“躺平”?实际上,在产业数字化加速的当下,这个问题更多的答案已经被誊写在互联网转型的答卷上。


对当下数字化时代一个恰当的描述是,如今的产业互联网已然形成了一种“互联网向下,产业向上”的明晰秩序。在走到制造、零售、政务等产业纵深,懂行业的是企业自己或浸淫行业多年的垂直软件商,互联网公司并不擅长,他们反而更擅长底层连接的能力。这种新的产业秩序的表象恰是互联网企业愈发把“开放”作为TO B业务的核心战略之一,而体现在企业端的则是基于互联网抽离出来的PaaS平台或者SDK接口,企业可以迅速组建数字化应用。


根据具体情况来看,这种落地到产业的方式有两种。一方面,对于专业SaaS企业而言,在特定产业垂直的赛道,企业只需要基于PaaS底座进行上方“40分”的结合产业的搭建即可构建完整框架,而另一方面对于部分通用化的板块需求,企业自身可以在如钉钉等平台上寻找对应的API接口,可以自行搭建。


比如如今居然之家通过钉钉搭已经在钉钉上串联起400+业务流,全面打通财务、人事以及行政系统。


不仅是钉钉,在企业微信等身上,这种属性也正在被无限放大。即对进入TO B的互联网巨头而言,这种基于产业的底层建设是切入TO B的最佳路径,也更是其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的优势所在。


或许可以这样总结如今互联网企业们的产业路径,即一方面依托自身原生互联网的基因向下沉淀,基于PaaS等将底层技术开放,另一方面将自身过去多年积累的技术等其他产品功能以API的形式直接嫁接给企业。如上文提到的居然之家就属于第二种路径。


如果把这个时间点向前移,不难看出如钉钉等企业最开始的选择路径是一个个SaaS,但如今开放之中,SaaS的标签正在进一步减弱,而基于平台生产出来的PaaS以及其他形式的开放正在成为核心节奏。


“中国的TO B需要一个共生共长的土壤,这件事产业内企业做不来,只能互联网企业来做。”一位资本人士告诉产业家。


向下躺平,向上托举。


三、数字化“平权”


在“躺平”和“托举”之中,另外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是:互联网企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为什么是现在这个节点?


实际上,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这是平权理论。


2013年,小米横空出世,通过大推廉价机直接拉低国内智能手机的价格门槛,使得人人拥有智能机成为可能。也是基于此,移动互联网潮水的大门才被打开,打车、团购、酒旅等一系列数字化应用蜂拥而来。


智能手机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平权的载体,即硬件。而在当下的互联网下半场,也就是如今的产业互联网,如今也恰逢其时,但相较于上半场的载体硬件,下半场的平权载体是软件,或者可以说是硬件之下的技术合集。


这也正是钉钉不穷之前所说的要做“60分以上的事”的原因。


即纵观国内数字化的发展,很难对标国外的“软件定义一切”。根本原因是国内企业本身不存在特定的规范,定制化模式较重,这也就导致在过去一些年的时间里,不同领域出现了不同的SaaS玩家,甚至在更多领域还未出现标准化的SaaS玩家。根据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7月,市面上的SaaS厂家数量已经达到4500家。


这些厂家对应的是蓬勃生长的企业客户。同一份报告显示,从2020年新增SaaS用户数量来看,2020年共新增了18万家SaaS用户,其中新增中型企业数量最多,达6.8万家;其次为大型企业,达6.1万家。


换言之,越来越多不同赛道的企业正在谋求专业的数字化服务,这种服务的承载商可能是上述4500家中的一个,也有可能是一两个人自行组成的“小团队”。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有大量产业老炮从企业中走出来,结合产业短板构建数字化应用,深度服务一两家企业。


显然,除了ERP、CRM等标品数字化选项外,这种基于点状分布的SaaS形态更重在产业,即相较于云协同、底层数据处理,企业客户更看重的是SaaS方案对企业业务的适配。


这种现状带来的是SaaS企业的高度业务化,即SaaS服务商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对客户业务的了解上,以出具具体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在这种情况下,底层基座,也就是通用模块的搭建,需要有一个承载的土壤来提高人效。这恰是钉钉等互联网企业如今发挥的角色。


换言之,在数字化愈发深入、愈发平权化的当下,以PaaS等为开放主导的开放平台已然成为一个必然角色。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开放原则也正是钉钉等企业切入TO B的最合适角度。既能发挥自身优势提供兼容性的技术支撑,更能规避无效竞争进而推动行业发展。


四、再看互联网底色


最近关于互联网行业的讨论很多,一个值得重新思考的问题是新时代下互联网的真正价值到底在哪里?


关于开放传递出的另一个信号是企业之间正在建立新的合作机制,如最近传出的阿里和腾讯互相打通的动作,由此延伸出来的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固有信息之间的打通。


而显然能看出,这种开放也更是逐步体现在产业互联网侧。如果说互联网上半场的最终终局是信息开放、互通互联,那么这个上半场的终点已然正在成为下半场的起点。


再看钉钉。在过往的电商等核心业务上,阿里始终保持着高度聚焦的模式,这种战略构建出了阿里强大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其过往这些年国民角色的主要背景色。


但如今在钉钉,甚至阿里云身上,外界感受到的却是开放,甚至是主动拥抱。其中透露出来恰是这个互联网的底色。即在下半场的浪潮中,数字产业化趋于完备,互联网更加认识到自身应该承担的角色恰是底层基建,而非亲自“下到田地里”直面业务。术业有专攻,开放是唯一也是能最大发挥自身价值的选择。


近日,海比研究院通过对SaaS市场的调查与研究,推出《2021中国SaaS市场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当下SaaS市场正处在成长期的末端,即接近成熟期。一旦成熟期到来,在数字化的新格局里,如钉钉等互联网企业仍然是必不可少、且承担中枢和土壤的角色。


阿里云总裁张建锋曾经说过一个规划,未来“阿里云+钉钉”将要形成的是类似于当年的 Windows+英特尔。有统一前置入口,有底层操作系统,有双边云端协同。


未来十年,互联网的角色必然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其核心任务不再是具体生活场景的改造,而会是核心技术帮助细分产业打磨新的生产关系,创造新的生产场景,甚至创造新的连接和服务关系。这些都会在未来无数产业的无数场景中频繁上演。


对于当下的互联网,对于当下的TO B,对于当下的钉钉等一众企业,我们都必须要时刻刷新视角。定义互联网企业,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映射当下中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