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中台+灵动应用”,奥哲邓儒佳:低代码成为建筑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引擎

2022-04-07

图片


奥哲可以为建筑企业提供从底层的技术中台建设到上层的软件管理,再到具体场景侧的硬件布设、数据收集等一体化的数字化建设,帮助建筑企业从最小颗粒度实现数字化的落地。


作者|皮爷

出品|产业家


声音儒雅,清晰,又带有一丝笃定——这是电话那头邓儒佳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他是奥哲高级副总裁,另一个身份是奥哲解决方案和客户服务的总负责人。


一个形象的比喻是,他是奥哲面向不同行业出兵的“总帅”。其中,建筑是奥哲尤为关键的一个重地。


图片

奥哲高级副总裁邓儒佳


这不是个通用化的选择。伴随着中国数字化大潮的兴起,一众产业服务商涌上潮头,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专业助手,但从行业出击来看,大部分的产业服务商更集中在一些通用化程度较高的赛道,比如零售,教育,再比如医疗等等,但很少有企业选择“建筑”。


奥哲为什么选这条路?


其实,答案并不难找。根据中国建筑业协会统计,在2018年,我国建筑信息化占总产值的比例为0.1%,而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投入可达1%,投入比仅为发达国家的十分之一。根据麦肯锡、Gartner等数据,在整体数字化水平层面,中国房地产行业排名仅比农业稍高,而建筑业排名直接排行垫底。


图片

MGI行业数字化指数


与之对应的一个事实是,伴随着诸多建筑企业愈发明朗的转型呼声,中国建筑行业数字化潜在市场规模巨大。


除此之外,建筑企业往往存在企业细分场景需求复杂,产品迭代快等种种特殊需求,相较于其它偏向标准化的数字交付模式,对具备低代码服务能力的奥哲而言,这是一个天然的练兵场和自证地。


关于奥哲,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外界更多的讨论则是围绕“低代码”,关键词譬如“低代码领域第一家完成商业化闭环的企业”、“钉钉低代码销售工具第一名”等等。


如果把今年时间线再往前移,则能看到另一个节点,即在今年3月1日,奥哲宣布完成C轮融资。据了解,下一轮融资也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


但另一个客观的事实也更是,尽管大众看得到市场对奥哲等低代码企业的认可,但人们对于“什么是低代码”,以及“低代码能做什么”一直缺乏清晰的认知,在更多人看来,低代码能解决的问题仅是“边缘”的“托拉硬拽”模块。


事实显然不仅如此。在奥哲如今的建筑行业客户版图,能清晰的看到中建集团、中电建、中铁建等一众大型企业客户,其具体对外界展示出来的交付方案也不仅在边缘业务,更多的在核心业务系统的数字化模型建立。


去年11月,全球权威咨询机构Forrester发布了《低代码平台中国市场现状分析报告(The State Of Low-Code Platforms In China)》,奥哲与华为、腾讯、阿里巴巴、金蝶、用友等头部厂商一同入选。


在此之前,奥哲在同年还入围了Gartner低代码厂商表单。


在被模糊认知和市场簇拥的双重叠加效应里,几个问题需要有清晰的解答,即:低代码,到底在企业数字化中能发挥什么作用?奥哲“备受认可”的产业模型,究竟是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对邓儒佳进行了一次深度采访,以奥哲在建筑行业的数字化为切口,试图找寻到这家“风口上”企业的核心力密码。


一、建筑数字化,且行且艰


多元,多变——这是邓儒佳首先给我们的两个关键词。“建筑行业的数字化是很难标准化的,这个行业的场景需求点很多,变化也非常快。”


事实确实如此。除了前文提到的建筑数字化的阶段之外, 从更本质的角度来看,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建筑行业一直缺乏有效的数字设计和连接。尽管CAD、BKBM等软件帮助建筑行业实现了设计元素的线上化,但针对行业具体特征的企业数字化方案一直尚未成型。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为具备一定特殊性的重产业,建筑行业一直面临着内外双重的数字化难题。首先,从内部而言,建筑行业可以分为承包方、项目方、施工方等多个角色,其中又涉及到项目竞标(招投标)、项目管理、项目施工等多个环节,即建筑行业的数字化在解决企业内部的流程管理等问题之外,更要解决的恰是“连接”问题,基于不同产业部分实现数字元素的流转和统一。


从外部来看,这种要求则更是被无限放大。“建筑行业的一些法律法规经常变动,与之对应的企业内部的数字化功能和产品就要不断调整。”邓儒佳告诉我们,除此之外,建筑企业还需要基于数字化连接企业上下游,比如项目甲方等等。


这还不是全部。实际上,伴随着数字化潮流的来临,在原生数字化难题之外,建筑企业的阻碍更是被层层加码。


一个真实的注解是,就当下而言,部分中大型乃至小型建筑企业都或多或少地进行了相关的数字化建设,比如施工现场的“智慧工地”、内部ERP系统,再比如项目管理侧的审批、填报等等,但更大的问题恰在于尽管单个数字化模块会产生效益,但很难彼此串联,形成合力,企业距离真正的产业数字化越来越远。


邓儒佳对此深有感触。“现在很多企业想要的是协同,不仅要基于现有需求进行数字化,也要把原来有的数字化功能做一个协同。”


实际上,这也恰是国家层面提出的要求。根据《2016-2020 年建筑业信息化发展纲要》支持,建筑数字化的政策落脚点就是要实现建筑的全生命周期管理,其中,BIM、云计算、人工智能、AIoT等技术结合已然是重要抓手。


那么,谁会是建筑产业的数字化连接者?


二、“强中台+灵动应用”的奥哲模式


对服务中建某局的过程,王超印象深刻。“他们在过去十年建的两个系统,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新的构建。”他是奥哲方案中心建筑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众大型建筑数字化项目的直接参与者。


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作为建筑行业数字化的先行者,中建某局一直有自身的IT系统和数字化模型,但伴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一系列如更新迭代难、系统响应速度慢,以及管理难度大等问题接踵而来,这家企业决定重新建设数字化系统。


“其实在2018年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到第一位。2020年疫情来的时候,新系统建设被迅速提上日程。”王超告诉我们。


双方合力推进。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基于精益建造管理思想,集合大移物云智新技术,双方合力打造了面向企业管理、项目管理的数字一体化管理平台,帮助这家建筑龙头企业顺利完成数字化升级。


这是奥哲在建筑行业服务的一个缩影。恰如前文所说,在如今奥哲对外披露的建筑行业服务版图里,你能看到如中建集团、中电建、中交建、中铁建、陕西建工、云南建投等一众大型建筑企业。


奥哲到底能提供什么能力?


“强中台+灵动应用”,这是邓儒佳的答案。从具体的交付模式来看,奥哲通过低代码的平台模式,为建筑企业构建的是一套具备灵活敏捷且强进化能力的数字中台。


基于这个中台,一方面企业可以把既有的数字化能力和组块接入奥哲提供的低代码中台内,同时与中台为企业构建的其他数字化能力进行打通,最终构建出一整套完整的建筑企业数字化模型。


图片


此外,在采访中,对于奥哲具体到场景侧的服务,王超有一个系统的介绍,“我们会为企业提供全端的解决方案。比如在面向企业专业职能板块,像行政办公、人事管理、财务管理等,还有在项目管理和生产经营过程中,我们也会为企业提供具体的数字化解决方案,比如成本管理、进度管理、质量管理、安全管理、环境管理、劳务管理、物资管理、设备管理等。除此之外,我们还会联合生态伙伴做一些元素的管理,比如基于IoT做环境的智能采集工具,比如智慧工地,帮助企业打通全端,建立管理中控大屏等。”


总体来看,奥哲更像一个建筑企业数字化的全方位助手。其可以为建筑企业提供从底层的技术中台建设到上层的软件管理,再到具体场景侧的硬件布设、数据收集等一体化的数字化建设,帮助建筑企业从最小颗粒度实现数字化的落地。


“我们可以为企业提供独立的数字化方案,也可以作为一个连接的角色。现在奥哲的低代码平台有非常多的接口,可以让生态中的合作伙伴接入,一起来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闭环。”邓儒佳表示。


三、授人以鱼,授人以渔


奥哲做的还不仅如此。


“我们更想为客户提供一种可持续进化的能力。”在采访过程中,邓儒佳告诉产业家。在他看来,奥哲想要做到的是在平台的帮助下,让客户自己去寻求突破和创新。


从更大的视角来看,低代码的交付和其它产业赛道,尤其是软件方向的交付并不相同。奥哲这类企业提供的是一种基于企业自身模型的数字化方案,是一种全端的数字化能力,不仅包括PaaS平台,还有上层的SaaS产品,而这整套的数字化解决方案都是基于低代码的模式直接构建。


“我们一般会帮助客户管理一段时间的平台,后面培训企业如何基于这个平台进行业务的延展和布设。”


从赋能的角度来看,奥哲交付的更是一种数字化的“术”。即基于奥哲提供的数字化方案,企业不仅可以享受数字化带来的降本增效的业务增量,更可以具备进化自身数字模型的能力。在愈加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企业可以时刻紧跟数字节奏,保持业务的时刻升级。


此外,更足够特殊的是,基于低代码的能力,不仅IT团队可以参与数字模型的建设,业务人员更可以成为企业数字化的直接参与者和重要组织部分。业务和技术的双向驱动下,企业也能探寻到更适合自身的数字化路径。


以云南建投第二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为例,其通过奥哲的低代码能力,以数字化农民工使命管理平台为起点,在业务和技术人员的配合下,先后陆续构建了设备物资管理平台、农民工保险管理平台、分包管理平台、审计管理平台、财务管理平台等,数字模型覆盖企业的人力、行政、安全、技术、物资、财务、信息中心等各个业务部门,彼此串联间构成了企业的全端数字能力。


伴随着平台的不断迭代升级,截至2020年10月,云南建投安二司物资设备管理平台已经入驻超400家合格供应商,签订合同多达1200份,可以覆盖建投安二司国内、国外的所有项目。


图片

物资设备管理平台


在王超的印象里,在2018年前后,针对建筑行业,奥哲内部做过一次行业方案的调整。即面向建筑行业,奥哲由原来只服务IT技术人员的低代码模型调整为可以同时服务业务和IT技术人员的新模型,既可以帮助建筑企业构建专业的IT底层,同时更能让业务人员真切地接触数字化的能量,进而推动整个企业乃至行业的数字化变革。


现在,进化更在持续发生。“我们也在不断探索新的交付方式,比如在咨询调研的阶段,就把一些需求通过低代码进行满足。不同于传统的软件交付方式,而是基于业务数字原生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这是邓儒佳的设想。但实际上,这种特殊交付正在被持续推进。


从更大视角来看,奥哲和低代码的战场已然不仅在建筑。一张简略的成绩单是,截至目前,奥哲服务超过20万家企业,在其客户版图内,包括快消、金融、建筑、地产、能源等多个数字化赛道,为无数行业企业提供着基于低代码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或许可以回到前文那个最核心的问题——在数字化服务中,基于低代码,奥哲到底做对了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邓儒佳说过的一句话,恰是一个不错的答案。“一个是数字化服务能力,另一个就是产品能力。前者对应的是解决方案和交付服务,后者主要是技术创新,就是你需要对不同领域的客户,有产品和技术上的持续创新,也更要有业务场景的产业理解。”


对于奥哲,对于低代码,在愈发纵深的产业战场上,这些答案正在被一一践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