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识经济时代,谁在生产知识?

2022-07-20



在产业数字化蜂拥而来的如今,知识在以新的标准和新的定义出现在社会底层。


作者|裴一多

出品|产业家


一些变化正在产生。


数字化潮水滚滚而来。在其中,一些令人欣喜的模式随之产生,新产品和业务形态开始逐渐浮现,如AI、云计算、大数据,再比如智慧零售、智慧教育、智慧医疗等等,它们解构着数字经济的底层建设。


但在这些要素背后,一些本质也更在被拿到台前。即在产业数字化蓬勃向阳的当下,得到回答的不仅仅是“它是谁?”的问题,更是“它来自哪?”


对于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产业而言,一众有价值的数字化知识恰是后者的答案。知识,不仅可以在产业层面拔高数字化发展的底层认知,更可以帮助企业基于固有知识沉淀的培训体系缩短企业的团队成长周期。


如果说技术、产品是企业发展的表象,那么数字化知识则是这些表象内后的核心支撑,它支撑着一个企业产品、服务乃至战略的发展。


2022,以“新知识”为基底的产业数字化时代正在来临。


一、新内训体系背后,企业正在成为新知识聚集地


在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扁平化的当下,知识的传递更在以幂次方的形态向市场扩散,这些有价值的知识,或来自企业内部,或来自企业的认知,或来自个人。


一组来自私域运营工具——小鹅通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有160万商家客户利用小鹅通传递知识,他们产出超2000万的知识产品,对应覆盖的终端用户数更是高达7.8亿人。


数据背后传递出的一个信号是:以“新知识”为核心的新商业增长模式正在袭来。更细致的观察是,新商业模式从过去的知识付费、教育正延展到如今的新消费、新零售、企业培训、财经产经、医疗健康、运动健身、管理咨询等各行各业,经营主体不再单纯是企业,个人也更在成为知识传递、变现的新主体。


以八马茶业为例,其是一家源自百年制茶世家的零售企业。在2019年八马茶业内部一度处于面临繁杂的管理问题,其2000多家门店分散在各个地区,尽管总部设立了统一的培训和激励制度,但由于门店的高流动性以及人员的不可控性,最终带来的是部分门店的低坪效。


“过去我们更多的是线下培训,由公司的培训师去培训店长,再由店长一级级去培训下面的员工,效率和效果都不够明显。随着人数的增多,成本也不断增加。”一位八马茶业副总经理何磊表示。


于是,八马茶业开始寻找一种更高效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经过介绍,他们找到了同在深圳的小鹅通,在后者的技术支持下,创富学院诞生。对其的一个简单介绍时,创富学院定位于基于八马茶业的企业内部经营体系,为员工提供新员工培训、升级的晋升培训、技能培训等多种内部服务。


这是一个不错的解题方式。即从产品属性来看,创富学院的开发,一方面整体降低了八马茶业的培训成本;此外,在员工的学习效果上面,可以实现企业内部专业知识的沉淀和反复学习。


“目前,八马茶业整个内部员工的在线学习时长均超过10个小时,高效的内训方式也激活了我们的组织效能,帮助我们快速实现品牌复制。”八马茶业副总经理何磊说。


更可以理解为,基于创富学院形成的特殊的知识传递的模式为八马茶业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培训体系的变化,更多的是帮助其建立以专业知识为基底的企业经营模式,通过知识基于直播工具的有效传递和沉淀,企业内部可以形成足够强的进化力和数字化适应力。



除此之外,基于这个自身体系化的尝试,八马茶业还面向市场推出了一个名为《八马茶业:零售巨头如何借助企学院,降本提效,助力门店业绩提升》的直播课程,在解决自身问题的同时,向消费零售行业其他企业传递自己的经验,为其它企业提供“新解题思路”。


于数字化时代而言,知识正在变得更加平权化,普惠化。这种构建出企业乃至社会新认知的知识可能来自于一个产品、一个概念,也更可能来自于一个新认知、一个专业的新技能培训,甚至会是一个不同以往的团队建设方法,一个对市场趋势的观察。


而知识的输出者,则更是不一而足。大型企业,中小微企业乃至个人,在某个具备价值的节点上,他们都在成为新知识的表达者和传递者。


产业知识时代,个体的新式表达


如果说,八马茶业是当下新知识企业主体的一个缩影,那么计算机视觉life则是个人主体的缩影。


一个简单的介绍是,计算机视觉life是一家AI职业在线教育平台。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其创始人程小六组建出了国内最大的机器人SLAM交流社区,同时计算机视觉life也更成为国内机器人SLAM、三维视觉领域自媒体第一梯队,全网粉丝超过26万人。

但在发展的过程中,问题也在逐渐产生。


2017年,程小六发现,很多人分享的AI课程内容太专业枯燥,对用户而言很难理解。经过慢慢摸索后,他为计算机视觉life制定了新的内容输出方法:即对用户在讲干货之前,先告诉他AI的这个功能有什么用,用在什么场景。尽量让学生激起兴趣后,再开始讲知识点。


有了一定的积累后,程小六尝试输出自己高实操性的系列课程,并用小鹅通快速搭建起线上课程学习平台。


“作为技术开发人员,我知道自己开发一套工具的成本和难度,选择小鹅通可以让我用最低的成本,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服务更多的人。相当于我在微信生态中建立了自己的官方教学平台,同时也拥有了真正的私域流量池,去传递我想要讲的知识。”程小六表示。



对程小六和计算机视觉life而言,基于小鹅通的课程输出模式正在帮助其建立更强大的企业竞争力。


或许可以再回到文章开篇那个命题:即什么是新知识?


数字化驱动市场扁平化发展的当下,和之前大而泛的知识相比,如今更多的信息被从足够细分、足够专业的角落中择取出来,在互联网的推动下,这些新知识帮助人们更好地适应这个数字化社会。它既在成为数字化商业的强基底,也更在帮助企业及个人更新的传递价值。


八马茶业和计算机视觉life恰是两个答案。即对不同的企业和个体而言,不论是其独特的产品价值,抑或是市场经验,乃至是内训体系,其在某种层面上,都在成为可以被传播的知识。


这些知识一方面可以让更多的人接收到足够先进的数字化理念和产业难题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也更可以为企业或个人建立足够的IP,在公域流量越发庞大的当下,为其构建属于自身的私域(或者是客户)。


在数字化迅速发展的当下,这些都在成为常态。


写在最后:


在产业数字化蜂拥而来的如今,知识在以新的标准和新的定义出现在社会底层,对内对外双重发力,不仅帮助个人构建出新的不同以往的数字化认知力,也更作用于企业和产业,重塑企业发展模式,构建新的数字经济行业格局。


这是科技的价值,也更是“新知识”的价值。



分享